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校友网   学校首页 校友注册 登陆
 
校友园地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园地 > 校友文苑
我在省团校的四年 王传斌
发布日期:2013-10-14 15:13:00    浏览次数:0

  1950年10月,我到团山东省委报到后,最先曾暂时在青工部工作。经团省委领导同意,正式确定我到省团校工作,1952年任副校长兼教育长,直到1954年3月调离,共计四年。

  山东省团校随着山东团的工作发展而建立,已办了两期,主要训练县、区团的在职干部。学校领导班子是从团的干部中抽调适合此项工作的同志担任,现已有组织、教育科科长岳贞谟和行政管理科。人员精干,全校三个班,高中正、李聚欣、王树群(原三班主任周洪信因病休养),仅有十几人在校工作,无专职教员。经费按照训练人数、时间、标准编造向省政府领取。省团校在济南市经五路小纬六路的一个大院,和山东人民银行的仓库共用,学员宿舍兼小组学习讨论室,是原来工厂的两个车间,有一个大房间,供开大会、上课用,称作大礼堂,屋外有一个几百平米水泥铺就的院子,可用来打篮球,但没有篮球架,还有一个小型图书馆,收藏着解放后出版的一些书籍、刊物,其他再无任何设备。

  第二期团校结束后,尚无新学员,省农委和团省委协商利用此空闲的机会训练了一批待业的社会知识青年,共有七十多人。经过了简要的时事、政策、为人民服务等基本问题的学习,对学员的基本情况有所了解,绝大部分学员自愿被分配参加了工作,极少数则自谋职业。

  山东各地团的工作发展很快,出现了一些新情况需要进行调整、研究,以指导团的工作更好地发展,团省委决定分别派出由各部负责人带领的工作组到各地实地调查、了解并学习经验。由于下期的省团校何时能开办尚无定论,即利用此时机由我带领省团校六、七位干部下去调查。这是参加实际工作的好机会,我选择了到省水利厅直接领导的“导沭整沂”水利工地团委。正打算进一步了解和总结工地团的工作,突然接到团省委的电报,说有紧急任务速回。大家猜测,如果是团校开班,不需要这么急,很可能和抗美援朝有关。

  这次知识青年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参军运动发展迅猛,声势很大,搞的轰轰烈烈、热火朝天,应当是山东青年学生运动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据济南、青岛、徐州等地团委的材料证实,许多团员听到参军的消息,立即争相报名,为了能排上队,有的人不顾冬夜的严寒,半夜即到报名处等候。

  知识青年参军运动仍在继续,青岛、徐州等地的志愿者继续被送到济南,而部队的接收名额是有限的,不能随意增加。如何保护这些青年人高度的爱国热情并引向正确方向?团省委经研究认为,可以对这部分青年进行培训,学习革命理论和政策,学习文化知识,然后分配到团的基层或其他部门工作。大家认为此法可行,为此,杜前同志分别向山东分局委员高克亭、分局书记向明请示并获得批准,团省委组织部长仲侃伯、秘书长李子超也分别和有关业务部门商谈,均获得支持。此任务交给省团校,大家都很兴奋,紧急行动起来,很快就进行了参加培训的报名登记工作,也是坚持自愿原则,结果共有305人参加,其中,以高中生占主体,有几名大学生,男生居多。省团委首先制定了教学计划纲要,针对知识青年的情况,学习内容包括社会发展简史、中国革命简史等基本理论和党的建设、政策纪律、团的工作等基本业务知识,还要结合当前各项任务,如抗美援朝、土改、镇压反革命等重大事件对学员进行教育,体育、文娱等也列入计划。照次计划,整个培训需要半年时间。行政部门抓紧时间整理房间,安排学员的食宿。当时的宿舍是两间大屋,都是通铺。

  1951年2月上旬,300多名学生列队来到省团校,这里立即热闹起来,洋溢着朝气和活力。团校向学员们介绍了学校的情况,讲解了教学计划和有关规则纪律。为示郑重,还特地召开了欢迎晚会,团省委正副书记和各部门负责人都到会,并一一介绍给学员,晚会开得轻松活泼,学员们唱歌、随意交谈,感受到革命大家庭的温暖气息。很快就接到上级通知,规定所有学员一律按现行的初级干部待遇,除供应粮油外,每月还发给几元钱的生活津贴,同时每人发给深蓝色棉衣一套(无大衣)、棉帽一顶、鞋子一双。学员们穿上并不太合身的衣服都很激动,有的还跑到照相馆照相寄给父母和好友。

  第三期省团校举行了隆重而简朴的开学典礼,没有购置鲜花和张贴标语,在讲解的土台子上摆放了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请来了省级党政军的主要负责同志,有省政府主席郭子化、省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分区委员高克亭、宣传部副部长夏征农、农委主任穆林及工会、妇联等负责同志,他们在讲话中向第三届团校开学表示祝贺,指出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时期团校开学具有更深刻的意义,赞扬了中国青年在革命和建设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并预祝学员们成为国家有用的人才。第一次面对这么多德高望重的负责同志、聆听了他们寄予殷切的希望和谆谆教导,学员们既兴奋又感受到深刻的教育。会后,领导同志很快就离开了学校,团省委的几位负责人因有具体问题要谈而留下,大家一起就餐,边吃边谈,没有任何特殊的烟酒招待。这一切都延续着解放区“土八路”的传统做法,以后几期团校的开学典礼也保持了这个传统。

  正式开课后,学校请来了省财政厅长周光春,他善于钻研、学习,人称是机关中通读《资本论》第一人,读过不少马列主义书籍和毛主席著作,由他来讲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些基本观点,效果很好,学员满意。团省委宣传部长林萍同志接着讲“猴子变人”即社会发展史观,他讲的生动活泼,颇受学员欢迎。第一单元的课程进展顺利,收效显著,启发了学员们的兴趣和信心,原以为政治课是枯燥无味、干巴巴的,现在体会到道理虽深,其味无穷。时任山东分局宣传部理论处长的关锋和其他同志讲中国革命基本问题,他讲的通俗易懂,条例比较清晰,思路明确,很容易引发学员的深入理解。我在第二单元讲解了中国革命简史,引用具体事例和我的亲身经历使学员听得有兴趣、不枯燥。商业厅长李元荣、供销合作社主任李瑜主要就商业现状、有关政策进行讲解,简明通俗地揭示了城乡结合、内外交流、发展经济、保障供给以及发展市场经济、提高农村生产力、改善人民生活的相互关系的重要意义,特别讲到共产党不但要领导人民得到解放,还要领导人民发展经济,过上富裕生活,再不过穷日子。这些使学员们认识到革命是光荣的、崇高的,任务是繁重而艰巨的,直接关系到群众的利益。经济工作是大课题,并非只是简单的你买我卖,而是复杂多样,贯穿着矛盾和斗争,绝不能轻视。工会、妇联等负责同志多从其业务、地位、重要意义、任务、要求及对团的希望等方面来讲解。

  所有请来的讲课者都是在职的负责同志,仍旧保持着战争年代许多优良作风,谦虚谨慎、乐于接触群众,把讲课当作接近群众、和青年朋友交流的机会,他们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观点结合讲课的内容,以成功或失败的例子来说明正确与错误、正确执行政策的重要性,使学员易于理解、发人深省,这都是一般教员所不能及的。学校对这些请来的“教员”是车辆自备、从不迎送,不发给任何金钱和物质报酬,讲课时清茶一杯,课后赶上吃饭时加菜招待一顿便饭,无烟、无酒,实际上多数负责同志都是在讲课后马上离去。

  团校请到了高克亭、夏征农两位负责同志分别来做专题报告,高克亭同志从抗战初期就在部队领导做青年工作,他一直支持、关心青年工作,这期省团校的开办也与他的支持分不开。他着重讲解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党在中国革命中的领导作用、党的作风、纪律、党性修养与要求等等。夏征农同志是著名的作家,他知识渊博而又平易近人,他讲解了党的宣传工作、文艺政策、知识分子的重要性等等。上述所讲对一个青年从参加革命起如何学习、提高、正确处理个人关系、永保革命青春等有深刻的启发,学员们感到受益匪浅。

  中国青运史和团的工作这部分讲课自然由团省委自己承担,团省委书记杨涤生同志首先作总的讲解,杜前同志主讲了青运史,从中国民主革命时期以来的许多先进人物到“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各个阶段,武装与和平的、公开的与秘密的、合法的与地下的斗争,相互支持。他综合了许多材料,讲的有声有色,学员们听得入神,明确了青年学生运动在中国革命中的地位与作用,认识到青年运动必须与实际的革命斗争、与工农相结合。学员们回想着从抗美援朝报名参军到团校学习所走的这段重要路程,只是刚刚开始,必须努力学习、继续前进。团省委各部门负责人分别介绍了各自工作的现状和任务,使学员们对团的工作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

  在第三期团校培训班期间,全国正在进行抗美援朝、土地革命和镇压反革命等各项运动,不时地震动和影响着学员们的情绪,我们把各项运动的内容作为进行政治思想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使学员与整个社会的发展紧密结合,跟随时代前进。抗美援朝主要以新华社消息和上级传达的内容为主,不定期地做一些形势报告,学员的情绪稳定。镇压反革命运动的影响面比较广,在团校门口也看到过捕人,特请省公安厅凌云厅长来讲课,就此问题讲解了反革命份子的阴谋和罪行、镇压的重要性及政策界限等。土地革命及农村工作请省农委穆林同志讲课,他讲了土地改革的意义及政策,农民和农村仍是我们的重要靠山,决不能有半点轻视,还讲了农村团的工作的重要性,这是青年团的重要工作内容,也和学员本身有直接的联系,因此请团省委秘书长李子超做了“婚姻与恋爱”的专题报告,他引经据典、深入浅出,从以往历代到当今社会现实,妇女特别是农村妇女的绝大多数仍处在“最底层”,要想达到理想的男女平等,须经政治、经济、文化多方面的斗争和努力,绝非一朝一夕所能成功,是团的工作的重要内容。

  所有的课程都是内容丰富、含义深刻,但都没有教学大纲,也没有任何讲义或参考书籍,只能先生讲,学生记,课后校对。学校抓住这一环节,进行认真的辅导讨论,以帮助加强理解。辅导员经常参加各组讨论,及时进行辅导解释,对有些疑难问题和较集中的问题则由各班主任给予解答,不作全班的大会辩论,强调领会精神实质,而不是死记硬背,提倡民主、学习自由,不许压制,允许保留不同意见,不要一边倒、强求一致。党团支部的工作也及时进行,围绕学习为中心,开展谈心、小组讨论、定期回顾总结,表扬学习认真、积极进取的同志,对后进者给予耐心帮助。不许进行大会辩论和批评。有些学员的家中发生某些不愉快的事情,则积极引导,尽可能都在各班解决。由于场地所限,无法组织适合学员的体育活动,只能打篮球和不定期地举行文娱晚会。学校一直保持着紧张有序、比较严格的学习生活,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晚上十点以前,均系学习时间,星期六晚到星期日休息,星期日晚上七点以前返校。

  由于省里负责同志的讲课水平高,学员们渴望学习,另外学校领导总想让学员多学习一些内容,这使得所有的课程都延长了,总计算来已到了200多天。杜前同志为此督促要下决心按教学计划执行,勿再延长。学校也决心“刹车”,随后引导学员如何正确对待分配。团校集中了300多的知识分子进行学习,在当时省级机关是独有的。各机关单位都需要干部,特别是知识分子,面对这些学员自然很眼红,许多单位都向团省委说情,好多分配几个人。团省委对此专门讨论,确定学员不要被零星拆散,应正式集中分配到团的工作部门和其他需要的部门。

  经过半年多的集中学习,学员们即将分配走向工作岗位,各班同学回顾了团校这段生活,总结了学习和收获,普遍感到思想上的飞跃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但还远远不够,确实需要在实际中锻炼提高,这些为分配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整个教学过程由组教科具体指导、协调,三个班部分别进行,都充分发挥着主动性和战斗性,忠于职守、努力奋进,是名副其实的三个教学和思想工作的中心堡垒。如何把三百多学员分配到最需要的岗位上?总的原则是按照党和国家的需要,适应团的工作的需要。此次分配重点和方向是动员他们走向农村基层,走向山区贫困地方和其他最需要的单位。这一分配原则各地团委都很支持,纷纷写信要人,并且胃口很大。学校就上述分配问题进行了动员、讨论,鼓励同学们响应团省委的号召,到农村去,到基层去。分配顺利进行,一批批的学员迈着胜利的步伐走出校门,一次次的火车站送别,大家拉着手,千叮咛、万嘱咐,互相鼓励着走向新的岗位,从此开始一个人生的新阶段。看到这些,我也很激动,感触颇多,他们是抗美援朝运动中涌现出来、准备以身报国的先进青年,他们紧跟历史潮流的发展而其前进,他们是团的生力军,更是党的生力军。

  转眼过了五十年,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经受着种种风浪的涤荡和锤炼,青年走向壮年,又进入老年,这些年来,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工作,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当年那些可爱、坚毅还有些调皮的面孔。1980年前后,在山东看到的情况令我振奋!不论是在省城还是在农村,不论是在政府机关还是基层,当年的小伙子、姑娘们已经长大、成熟,不少人已是党和政府干部队伍的中坚力量,担负着重要的工作;有的人是教授、讲师,从事着平凡而伟大的教育事业。1990年冬,我和李子超同志去临沂开会,路径蒙阴县城时偶然遇到了三期团校一位姓范的女同志, 我们都习惯的叫她小范。他是泰安人,革命后代,当年是从华东大学艺术系调入三期团校的,后被分配到蒙阴山区,一下子就是几十年。她说,现在她的生活很好,到山区后很快就熟悉了,什么困难都顶过去了,什么样的崎岖山路都能走。已经热爱了山区的一切,在这里结婚、生了孩子,夫妻和睦,工作顺利,日子越过越好,真正是在这里扎了根,开花结果啊!说着大笑起来。这些令我想起当年教学上的战友、团校领导之一的高中正同志,他曾任一班班主任、组教科长、教育长、山东经济学院领导,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终生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品德高尚,因患不治之症而去世。其他还有一些同志也过早的离开了人世。

  第三期团校结束后,紧接着开办了以训练工厂基层干部为主的第四期团校培训班和几个短训班,课程均以三期团校为样板,有所减缩。不论人数多少,学期长短,我们都认真负责的坚持到底、贯彻始终。

  为了了解社会和理解当前的时政、政策,丰富知识、提高教学辅导水平,在两期团校之间的短暂期间内,我们组织团校的各种人员分别到农村、工厂、学校,尽可能的接触实际,调查研究。我和一些同志曾到青岛四方铁路机车厂、国棉六厂去了解团的工作,和团员青年们交谈。当时纺织厂的姑娘们人数多,男性少,恋爱结婚的问题难以如愿。团组织和附近男青年多的工厂团委联系,举办唱歌、跳舞活动,很受青年们欢迎,在这些活动中促成了一些男女青年的结合,据说此类活动很快被其他的工厂单位所效仿推广。

  1952年夏秋我和张超同志(曾任团省委书记、团中央部长、书记,文革中被迫害致死)一起参加了省学代会,随后又参加了全省第一次共青团代表大会。

  1953年6月,我到北京参加了团的全国第三次代表大会,毛主席和其他领导同志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在怀仁堂花园接见全体代表并合影留念。

  1953年中央制定的“关于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很快传遍全国,也是关系到整个过渡时期的重要指导方针,分局领导非常重视,分层分级传达报告,组织学习。省团校还请到山东分局书记向明同志和宣传部长夏征农同志就此报告进行讲解。他们报告有的长达六个小时,讲的生动活泼、深入浅出,帮助学员开阔思想,效果很好。

  在山东省团校的四年中,我亲自感受到中共山东省委对团的工作的重视,和经常给予的关心和指导。记得省委在一次讨论团的工作时,省委委员、省长晁哲甫老人曾讲过很好的意见,他说,青年团要达到团结教育青年一代的目的,就要重视青年中的少数,切不要轻视,争取团结了少数,才能达到名副其实的多数。这真是至理高深的名言,也是团的工作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对此我记忆深刻,终生不忘。

  1954年初春,我接到调我去共青团华东工作委员会(驻地上海)工作的通知,随即交接工作,于3月12日告别了省团校,离开了山东。

  (作者王传斌,曾任省团校副校长兼教育长,后任中国驻外大使,1991年离休,住北京。本文在个人回忆录中为第21章“省团校的四年”,此有删节。)

联系我们

电话:0531-58997501
邮编:250103
地址:济南市经十东路31699号(东校区)

 

快速导航

新版门户
教务系统
每周会议
邮件服务

鲁ICP 备10007215号-1 Copyright©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校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2019